大风起兮

辣鸡

人真是太容易老去的生物

下午逛知乎看到一个吐槽,突然觉得很适合校园版狼队。小队和狼叔一个寝室,夏天狼叔就裸着全身露着【哗———】大摇大摆在寝室抽烟,还会借故爬上小队的床以都是男孩子有什么好怕的借口摸这摸那;在体育测验或者澡堂里还会调侃小队身材,小队就摆着一副臭脸面上毫无波澜其实内心充满檀木无时无刻不在疯狂吐槽这个翘课抽烟混社会的舍友:虽然身材是真的好但我还是讨厌他,嗯。

在回学校的路上和家人聊天,发现以前无论去哪个城市都喜欢出门去到处逛逛看看的爸爸今年在这里的几天拒绝了好几次出门的邀请,突然就觉得特别难过

陪外公在走廊里散步的时候某间房间传出来一阵非常浓的玫瑰花香味,有史以来第一次get到玫瑰花香原来这么好闻!什么时候能有人送我呀🌚

仿佛一个大麻嗑嗨了的成瘾患者,感到无比兴奋的同时伴随着不可名状的空虚。感兴趣很久的纪录片看不下去,电影同人文也看不下去。当初因为书包太沉没背任何一本专业书回来的举动,现在想想简直肠子都悔青了。

希望面对的明天是个阳光可爱的考官,我是真的很想尝试提前吨一瓶啤酒再去的!
明天过去以后,这前半段瞎忙后半段放飞自我彻底烂尾的艹蛋学期就终于结束了!

我要迎接新的2018!

随缘扫狼队文这么久,所有文里两个人互相对对方讲的最常见的两句话:你他娘的到底有什么毛病?fuck you ,slim/Logan.

行吧,狼队真好吃。

第一次感受到一个我抽烟、我讲脏话、我举止粗鲁但我是只温柔的好狼x从小就是乖乖优等生长大后成为愿意牺牲所有追求唯一目标无人理解的殉道者小队长,无论损友时期还是对立时期一言不合就能干柴烈火干起来的狼队真tm好吃啊…

今天在晚饭后走回学校的路上,看到路边一家门面很小很温馨的糖炒栗子铺前聚着许多看起来似乎是刚刚放学的小孩子,笑着叫着等待属于自己的一包热腾腾的毛栗子,忽然就觉得他们很快乐,抱着奶茶吸薏米粒的我也是。比起无法控制的在宿舍或者课堂上用手机虚度时光,我更喜欢忙起来的日子。

姥爷的衣柜,比我的整齐多了。

我一点也不想记起他们已经是年近八十的人了,前几天帮姥姥存了家人的照片,她总是记不住,一遍一遍反复的问,我想我下次一定会再耐心一点告诉她。

人们总是擅长遗忘,就像我们现在对她的态度一如从前,忘记了二月末突然袭来的恐惧和之后的小心翼翼,那时她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

这里好久没用要长草了。两三个月前还是有很多体悟和感想想记下来的,那真是我迄今为止走过倍感艰难的一段时光。